乐彩论坛

[吃在北京] 北京敬酒三不说 只看楼主

查看: 3843 | 回复: 1 | 收藏: 0

北京人礼儿多。早年间在北京您要是不懂礼儿,您不是个毛头小子、就是个老赶。北京人不欺生南来北往的,来落脚儿的多了,北京人不欺负他甚至还多少帮衬着,这是胸怀。但是北京人挑礼,这是北京人恪守的原则,这叫面儿。那礼多为什么呢?三大原因。

一者,N朝古都,那么多皇上、王宫贵胄给锔的这四九城儿巴掌大的地界儿,自然是礼法森严,越制可是掉脑袋的大事。做事做人当官都得讲个规矩,守个礼法,一来二去老百姓耳熏目染的也学了不少。

他老人家说了,吃肉刀工很重要!

二来呢,当官的多,文人墨客也就多。孔子曰:割不正,不食。神马意思?就是肉切的不好看就不吃!按现如今的话就是吃也得有仪式感。这是品味,是纪律,是文人刻骨的那股子矫情和傲气。中国文人的这口气一提,还就是几千年。

三者,图吉利。什么三十儿不扫地,饭碗不能插筷子那都是这个理儿。是迷信也好是虔诚也罢,那时候人活的不易活好了更难。谁不想让自己多几分彩头儿啊。这就是北京礼儿多的缘故,您别嫌事儿,这是北京这块风水宝地的文化是他的根基。

不在意就不坚守了,那自然就开始变味儿了

在北京喝酒是有道儿的,如今没几个人在意了。不在意就不坚守了,那自然就开始变味儿了,其中的一条儿变化却影响了几乎现今酒局的所有规矩和礼数。让北京的爷们没了章法,失了皇城根的悠闲和雍容。那就是用玻璃杯喝白酒。这是八十年代开始的,挺讨厌的一个改变,为什么呢?就因为玻璃杯透明。过去喝白酒是用酒盅儿的,有点像现在饭馆方便碗筷包里那个矮肚的白色茶杯,大概其一两一杯的量,杯口上有道蓝色的圈儿线。印象里七几年北京的酒铺和小卖部卖散酒的还都用这个酒盅招待人。

现在这个叫日式酒具,都想抽自己大嘴巴。

为什么用酒盅喝呢?这有点说道了。物以稀为贵,那时候玻璃制品算高科技不是谁都用的起,还容易磕碰,你们谁小时候没为摔个杯子挨过打?所以老百姓不稀罕用它。再引深一点说,那就是北京喝酒的一个礼儿了,各喝个的。酒是钱买的,贫富有差距,喝多喝少,喝好喝坏各自斟酌,半斤菊花白和三两地瓜烧拼的一桌喝也无妨,要的是陶醉无分贵贱。还有个快慢自控,不比赛。急酒那是糟践东西。咚咚咚您饮驴那?谁喝舒坦了,喝足了,美了,您自己个儿家走。顶多拱拱手“少陪”“回见”是个客情儿。

笼子样式决定养的鸟不一样

吃个饭跟比赛一样,酒瓶子上勒着根猴皮筋照着刻度喝,那是后来的事了。酒盅就这点好,酒在壶里,瞅不见,倒进酒盅也瞅不见,自己明白自己排练。多含蓄多保险,贵贱不栽面儿。对桌儿坐着也不瞎探寻,各自慢慢的酌饮,几粒花生米一碟儿老蚕豆,咂么着,听着檐子下笼儿里的黄雀(巧)儿哨着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,没正事儿。就是老街坊、熟人儿甚至说两旁世人之间相伴着磨时间。唉,这是北京人的酒。现在瞧不见了,现在的爷们儿喝酒那得踩着啤酒箱子,撸着大腰子侃着国际形势,嘿也是一种豁达。说回玻璃杯喝白酒,这就引出北京敬酒三不说的一不说。

多了随意少了雍容

北京敬酒三不说的一不说:我敬您一杯!这不该说。为什么?杯同背、悲、碑的音儿,不吉利。用酒盅的时代就没这令儿了。怎么说呢?“唉,二爷,我敬您一个。”后边还往往得追一句吉祥话。什么祝您财源广进万寿无疆一类的吧。或者直接“我敬您”仨字儿就够了。这杯字儿您省了吧。回头人家挑眼回一句:“得!我擦擦眼跟你喝。”你还不知道怎么档子事呢。

大玻璃杯装白酒,糙不说还多了兑水的嫌疑

这二不说:“我干了您随意。”为什么不该说?这听着是尊敬暗着有挑衅的味儿,什么叫你干了我随意啊?你凭什么干啊?我喝不过你?是瞅我身子不行啊还是我老啊?还是呛着火叫板呢?再者北京人办事讲个面儿,敬人不自卑也说不出“您随意我干了。”这样矮半头的话。要随意都随意,要干了都干了!但礼数得在,在那儿呢?在谁被敬酒谁拍板。“二爷,我敬您!”“好!兄嘚!我干了!”得、您敬酒的也得干。所以没量您别瞎敬酒。“得兄嘚,我浅一口,咱慢慢儿的?”“您随意您随意,咱慢慢儿的”又亲近又有面,不容易喝多,都舒坦。这闹酒炸多咱都是下三滥的事儿。


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寻回那种仪式感呢

最后这三不说最逗,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兴的?还男女老少都会说:“咱哥俩走一个!!”这叫早年间老太太能拿鞋底子抽你嘴。什么叫走?皇上没了叫驾崩,老百姓没了叫走。那个字不能说,晦气!呸呸呸!还咱哥俩得走一个!多大仇?得嘞!您先头里走吧。真看见过那敢跟着的:“好!好兄嘚!咱哥俩走一个!走一个!”听着真提气。所以说平时聊天没事,这敬酒的时候用字儿还是在意点儿好。

放下的不是个酒盅是一种坚持

1

京ICP证150165号 | 京ICP备13046446号